【影事】「在這個瘋狂的世界,平凡地活到最後一刻」--《謝謝你,在世界的角落找到我》

20376181_646772508852811_2072545146889329603_n

《謝謝你,在世界的角落找到我》改編自河野史代的漫畫作品《この世界の片隅に》(這個世界的一隅),描寫生性少根筋的主角小鈴(浦野鈴→北條鈴)在二戰前後(1934 – 1946)於廣島江波成長乃至嫁到吳市期間,與家人、夫家及身邊人們共度的生活點滴。整部電影如同庶民生活的切片,從日常瑣事帶領觀眾體會戰爭是如何從方方面面改變了當時人們的生活。

https://youtu.be/sB68Qtaz-cY

電影藉由許多的小片段展示物資匱乏和非常時期人們所衍生出的特殊技能和機制--摘採野菜、利用剩餘的物資(如豆渣)來增加食物來源;組成婦女勞動挺身隊、實施食物配給、黑市也應運而生;有些事情則是不管有沒有戰爭,都不會改變--人們彼此愛憎、共同生活。
特別是男人們上了戰場,許多事件都圍繞著樂天脫線的小鈴和身邊的婆婆媽媽們時,鄰里間的爭執、妯娌的相處,都令苦悶窘迫的生活沾染上詼諧的色彩。小鈴作為女性的遭遇,亦忠實的反映了那個時代:丈夫要小鈴深夜去穀倉「陪伴」她的青梅竹馬、來訪的現役海軍水原哲;回婆家的小姑暗示小鈴無能,不如「回廣島」;小鈴的妹妹怕她無法繼續照顧夫家,勸她乾脆回娘家等等,都顯示生在距今不到一百年前的女性有著與今天的女性截然不同的命運。

作為戰爭題材,自然少不了對戰爭的反省。當時各國政府無所不用其極地箝制人民思想、嚴密操控消息傳遞,大日本帝國也不例外。人民傳唱宣傳歌曲和口號、無條件的接受指派調度、支援前線所需。儘管無法確切知道發生了甚麼事、哪裡被轟炸了、死傷情況如何、還會為莫須有的罪名受罰、要忍耐永無止盡的空襲和糧食配給、甚至一個人會莫名其妙地從這個世界消失,但日本人民接受一切不合理,將所有的「異常」與「無常」視為「正常」淡然處之。
不管是說著要小鈴「在這個瘋狂的世界,平凡地活到最後一刻」的水原哲,還是吐出「即使少了些甚麼,每個人在這個世界上也還是可以找到自己的安身之處」的白木藺,都在訴說著:能夠平凡地活下來,就是最大的恩賜。

1499528894-1952233843_n.jpg

一個如此殘酷的時代,一切都為了打贏這場戰爭,沒有個人的意志,只有集體的目標,要「戰到最後一兵一卒」。因此,當天皇突然宣布戰爭結束,這種集體的壓力崩壞了。小鈴的吶喊反映了當時許多日本人民的心聲:「一直以來的忍耐是為了甚麼?」「難道我們要向暴力屈服嗎?」

這是我個人認為全片最有趣的段落,電影與其是在說小鈴的故事,更像是藉小鈴這個角色來勾勒二戰時期日本的浮世繪,側寫日本庶民生活和民族性的通相。

當時日本人民的憤怒源於受國家「聖戰不敗」欺騙、又被國家幡然投降的背叛。得知戰敗後,小鈴身邊的人們再次為戰爭中死去的親人痛哭,彷彿死者的犧牲因此變得不值得。然而,甚麼樣的犧牲會是值得的?即使小鈴不明白,作者是明白的。遠方飄揚的韓國太極旗與哭倒在地的小鈴遙遙相對著--即使在日本本土,當時被殖民的在日朝鮮族,命運都比日本人更加嚴峻--這些人亦是大日本帝國暴力的受害者。面對戰爭,沒有誰的犧牲該是合理、值得的。

1499528922-901110892_n.jpg

作為改編作品,《謝謝你,在世界的角落找到我》的敘事結構值得一提。從訪談資料當中,可以看到導演強調自己忠於河野史代原著的執著,甚至對於幾年前真人電影的忠實度有所批評。

許多單元類、一回合解決一個事件的漫畫在改編成電影的時候,往往要經過將故事聚焦的過程,有時候甚至必須為電影創造一個新的事件主軸,以符合長片的故事架構,否則會有一種把多集獨立事件的動畫連續播放的感覺。某程度上,這正是這整部片看下來的感覺。由於改編上沒有更動原著的章節排列,僅以黑幕做區隔,有的事件與事件之間缺少明顯的關聯,只有每一段落開始時標註的時間,能給予這些細碎的事件較巨觀的輪廓,使得整個觀影經驗有點像在翻閱當時婦女的日記。

觀影中出現的疑問都在事後閱讀原著時獲得解答--從原著中被抽掉的片段讓不少事件的始末變得曖昧不明:例如,水原哲送小鈴鉛筆的緣由、小鈴懷孕的下文,許多對話也被掐頭去尾變得意味不明,在原著和電影的差距當中,個人覺得最可惜的部分,莫過於白木藺的戲份在電影中所剩無幾,失去了使觀眾能夠更貼近小鈴情感的機會。

電影中小鈴的性格因為感情戲(對青梅竹馬、對丈夫、對丈夫的昔日情人)的大量刪減而顯得面目模糊,成為一個百依百順、聽任他人決定命運的女性,也減損了她對丈夫說出那句關鍵台詞「謝謝你,在世界的角落找到我」的可信度。相較台灣片名的強烈愛情意味,個人認為原日本片名《這個世界的角落》能更適切的傳達這是一個關於甚麼主題的故事。

3_212367521758de198ca9e7f-800x433.jpg

這部電影具有「大時代下的小人物」故事的硬傷——主角無法自決命運,如再缺少目的,被動的主角就會難以驅動故事前進。在戰火中,生存本身或許就是目的,但倖存與否之間有很大的運氣成分,而非關於角色的意志和選擇。小鈴相較身邊的人們,既沒有比較懼怕死亡,也沒有更想活下去。除了她的可喜可親與處境令人同情之外,她是一個難以代入的角色,因為我們不知道她想要什麼,對於如何安身立命,我們與她一樣茫然。全片中小鈴唯一稱得上主動的選擇是留在吳市,但那並非來自角色的改變,而是出於小姑的表態,說自己並沒有要趕小鈴回廣島的意思。這是一個有趣的安排,因為在這段對話發生的同時,廣島正被投下原子彈,那一刻之後,小鈴將永遠失去在廣島和吳市之間選擇的機會。

小鈴擅長繪畫和愛做白日夢兩點,使得今昔、現實與幻想的交錯,以及血腥事件、戰爭場景的描寫成為《謝謝你,在世界的角落找到我》獨特的敘事和美學表現手法,事實越是苦澀,畫面就越絢爛。整個世界就是小鈴的畫布,巨大的悲傷和荒誕幻化成炭筆線條和彩色水墨,在觀看者的心中形成了強烈的視覺暫留,也成為這部片特別引人入勝之處。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