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事】閱讀是帖良藥

170793_1514186706960_2153_o

閱讀一直是啟發我創作的根柢,不過踏入電影製作的領域以來,埋頭鑽研電影的技術和運作之外,進行的閱讀大抵是目的導向和知識獵取性質。九月下旬開始,因為一些契機讀了同一個作家的一系列作品。雖然一開始的出發點依然有其目的性,但我的目光能夠回到書本上,並被提醒了閱讀除了上述事項之外,所能帶來的純然的快樂,我非常感謝這個機緣。

昨天看完戲後,到後台跟阿綱老師閒聊,提到了功能性閱讀的營養不良會造成創作能量的匱乏。要能不斷的書寫本身,仰賴的是不斷的閱讀。我曾問過王淑蘭老師,浩瀚書海究竟要從何看起。當時老師要我不要挑食。這話乍聽之下難以索解。阿綱老師笑了,說這其中有個道理。有句電影台詞是這麼說的,人生的一切,究竟是機緣巧合還是命中注定?該隨波逐流,還是創造命運。

他說:「閱讀這件事情,要隨波逐流,然後他就會變成你的命中注定。」

因為某個機緣拿起一本書,因為這本書而觸發了其他的閱讀契機,那就繼續讀下去,如果一本書讀下來感覺不對,就趕緊放下,尋找新的書。要這樣子看下去,看這些書把你帶到哪裡。「隨波逐流和命中注定,說的是同一件事情。」老師說道。

高中二愛這一班,是王淑蘭老師的關門弟子。紀念彼此師生情誼,我們收錄了老師幾個月來在課堂上對我們的教誨,編輯成一本叫「王語錄」的手冊,其中有段話在說我們為何要讀論語:

「你們覺得我在這裡談仁義道德,好酸,好腐,看看這個世界吧!我都想多說一些。」

台灣做不出好的文創,跟教育長期以來偏廢文科大有關係。台灣多認為文科無用,而不曉得人文學科要能在一個人身上起作用,需要的功夫和時間,遠高於所謂的經世實用之學。(延伸閱讀:【書事】學用之間

前陣子阿綱老師到某醫學大學演講,有學生提問,說到醫學院的學生光是醫學訓練的時間都不夠用了,覺得花時間唸古文、讀文科是浪費時間。老師說,仁醫是我們對醫生的期待,不僅是醫術,也需要仁心,我們才覺得自己的病真正被治好了。(不過說句老實話,在醫病關係緊繃的今天,單方面要求醫生有仁,病人卻可無義,是行不通的。)

創作的人當然不能不讀書,但不做創作的人也該讀書。社會的體質要能改善,閱讀是帖良藥,不僅醫人的俗氣,還醫人的品格。否則,一個只願意在那些能夠立竿見影的事情上花功夫的社會,其未來實在令人憂慮。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