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片二三事】Food Styling for 546 Dog-Eared

這學期接了三個跟食物有關的工作,內容是負責片子裡出現的食物,包括製作、擺盤和拍攝現場的維持。這幾場戲通常是片子裡用餐的橋段,角色所吃的食物,因為劇本的設定也有不同的需求,有的時候演員真的要吃這些食物,有的時候則不必。我們稱為這樣的人為Food Stylist或Food Artist。

三個工作中,第一次是”Dog-Eared”的晚餐戲,受這個劇組的production designer之託來幫忙負責food styliing。第一次做這個工作,不太確定到底要怎麼進行,但總之做了一些能夠組合的菜餚,也買了一些現場能夠變化的食材,幾大箱搬到現場開始擺盤。這是後來出來的樣子。

食物待命中,最前面那盤是要補充每一個take演員吃掉的部份。

青花菜濃湯,所以用紅色的碗,加上白煮蛋和一小株薄荷。

現場美術組隨性擺出的沙拉。

我最喜歡的卡布里沙拉。做法簡單,顏色漂亮。雖然青醬上面那朵薄荷葉不是很make sense。

迷樣的食物。

前一晚在製做這些食物的過程有點慘,家裡的廚房和客廳借給同學拍戲了,我只好窩在室友的洗手間裡洗菜,在室友房間切菜和製作食物。(為什麼不在自己房間?因為我的房間到洗手間要經過客廳和廚房)這個看似果凍的東西是從一本食譜書上得到的靈感。因為production designer說要一些充滿生命力,有春天氣息的食物,她給的資訊很有限,我也就隨性所至的做。這個果凍主要是為了它展示出來的效果,我沒有做任何的調味,所以基本上不可食,結果這個看起來古怪的食物,意外的符合這場戲的需要。

這場戲是女主角和男主角在餐廳約會,結果上菜後女主角的菜很奇怪,她不想吃。男主角問女主角她的菜如何,女主角沈默了幾秒,然後說:「It’s…colorful!」,男主角便把自己的菜分給她。

女主角是不是超正的!


擺盤完後,我的工作就是在每一個take後,把男主角吃掉的那幾口菜補上去,把菜整理好,然後添所有臨演桌上的水和飲料。在收工後,我清洗所有的杯盤,重新包裝和裝箱。(this part wasn’t fun at all.)

拍攝是在週末,從週五的採買、當晚和隔天白天的製作,晚上on set的時間,印象中半夜1點wrap。第一次的food styling就到此結束,回到家真的累攤了,不過緊接著星期天是另一場下午茶戲的拍攝,所以隔天又是一個另一個採買和製作的開始,這個部份就留到下次再寫。

(photos taken by the author, all rights reserved)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